获奖者采访

毛艳红-2019年度同济大学清晖项目管理奖学金

发表时间:2020.11.18

浏览次数:

“同济大学清晖项目管理奖学金”设立于2019年,旨在进一步激发工程硕士、工程管理硕士研究生认真学习项目管理前沿理论、践行项目管理先进方法,促进项目管理体系的不断完善和发展,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奖学金为期五年,计划每年奖励4名品学兼优、在学术科研或职业发展中有突出表现的同济大学工程硕士/工程管理硕士在读研究生。希望“清晖项目管理奖学金”的设立能更好地推动PMI项目管理知识体系在同济学子中的认知与学习。


“我觉得项目管理它要求的是对整个项目全方位的了解,当然我觉得更多的是人员管理和资源上的管理。”

清晖同济大学奖学金获奖者毛艳红

毛艳红,女,2010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工程管理专业,8年房地产行业成本管理经验。

2018年再次进入同济大学,攻读工程管理硕士(MEM)在职研究生。

2019年12月获得2019年度同济大学清晖项目管理奖学金。

本文内容基于对毛艳红同学采访的口述整理所得


 

你要拼的,是终身学习的能力

清晖:毛小姐您好,感谢您抽时间接受采访。

毛艳红:你好。

清晖:第一步还是请您给我们做一个自我介绍,就您个人经历和工作经历方面的。

毛艳红:我是07年来的上海,说实话那时候感觉工作也是不太好找,找了松江的一家单位做经营主管。大概做了七八年的时间,跳到了三盛宏业,做成本方面的工作。因为在施工单位就做的是投标相关的嘛,也有过类似的工作,进入房产领域,也只不过就换了个角色。也不算吃力,就一直做到现在。

清晖:您当时是怎么考虑到要重新考在职研究生呢?

毛艳红:其实也有点戏剧性,我那几年我把造价师考出来之后,有点属于放空自己的状态,少了一些学习的劲头。当时报考研究生是跟我朋友一起,结果她没报上,我报上了。因为我们当时报名的时间有点晚了,不知道自己考不考得上,不过还是想逼自己一把,看看自己还行不行。

虽说这个报名是受别人影响,但从自身出发的话,我觉得人要拼的还是终身学习的能力。那几年放空自己没有学习的状态,其实是有点浑浑噩噩的。所以这个报上之后,我也有心想要提升一下自己。加上房地产行业其实这几年竞争也特别激烈,对学历和能力各方面要求都蛮高的。说实话,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上的都有点晚了,应该早点考。

清晖:重新回到学校,你觉得对您帮助大吗?

毛艳红:我觉得某种意义上讲,是一种价值的体现。处于学习状态的话,人的状态是不一样的,学习的过程其实也是丰富自己。当你对学习没有需求的时候,整个人会比较空虚。

另外一个方面,入学之后能够认识很多优秀的同学,与同学交流之后就会发现自己还是有很多方面有不足,需要加强。

而且重新回到校园,会让人重新找到对一件事情专注的感觉。其中工作了之后,工作和学习就有点像两个过程,也就没有之前那么钻了。但当我再次带着学生的身份在工作,就是另外一种想法和心态了,处理事情都会有不一样的想法。

清晖:您当初为什么会想到来申请清晖奖学金呢?

毛艳红:个人来讲的话,我觉得是一种认可。同学中优秀的很多,我当时不认为自己可以申请成功的。但当真的成功时,对人的这种激励和鼓励还蛮大的,感觉自己得到了认可。

清晖:之前采访过您的同学,他说在这个自评的时候其实是很痛苦的,不知道您有这个感觉吗?

毛艳红:是的,其实这个总结回顾是很痛苦的,但也有一个机会回顾之前走过的路。因为这种复盘肯定不会天天做的,借由这个机会,也可以知道自己曾经走过什么路,做过什么样的事情。知道在曾经做过的事情过程中有没有尽心,如果之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就会更努力地去争取。

 

项目管理,更多的是人员管理和资源管理

清晖:因为您从事的都是房地产成本这块的工作,想听听您谈一下,成本经理眼中的项目管理。

毛艳红:刚巧我正在写论文,也提到了成本这一块在项目里面的管理。我认为成本这一块在整个项目里还是比较重要的。因为从项目的决策、过程、交付,成本是伴随整个项目的。当然成本只是整个项目其中的一块,整个项目管理来看的话,要从全面来把握,首先要了解市场,还要知道市场需求,要去做规划、策划。当然,这个过程中还要各种接洽,像我们有时候跟政府部门打交道,方方面面都是要考虑到的。

然后在项目正常实施的时候,不是说这个项目开始了就不用担心了,还是会出现很多外围因素的。像我们去年一个项目卖房子,就出现来抢客源的问题,我们销售的小姑娘小伙子都是漂漂亮亮的,手无缚鸡之力,他们面对这些问题也是懵的,最后还是需要项目总出面去协调处理,这些都是意料之外的问题。

项目管理它要求的是全程、全方位,更多的我觉得是人员管理和资源管理。

清晖同济大学奖学金获奖者毛艳红

清晖:您觉得您在人员管理和资源规划管理工作中有没有哪一块是遇到让你特别头痛的地方,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怎么都做不好,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觉得稍微有点心得。

毛艳红:心得的话,更多的是沟通方面的。我曾经做过一段时间总部的项目成本,因为是总部要引导整个项目的发展,这个过程中就会出现很多沟通上的问题,像我之前碰到过招标会招过来之后,让人家跟我们技术对接,最后中标马上要签合同了,却跟我说不做了,问他原因说被技术要求改的次数太多了,天天被要求改,实在不想改了。这个时候就需要去沟通,但是搞技术的人呢思想跟市场上的人也是不同的,你在跟他沟通的时候就需要把双方的立场都讲得很清楚。而不是说,我就是甲方,我让你做你就必须来做,跟人交流方面,你一定要给大家互相平等的,互相尊重的感觉。也要问清楚人家究竟是为什么,你要推进事情的发展,就要先了解人家的困境,然后再来想办法解决。

其实现在工作上更多的还是沟通的问题,技术相对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障碍,更多的方面还是在各个层面的沟通。

清晖:您在工作中会与各方沟通嘛,如果有随时而来的变更需求,您一般会怎么处理呢?

毛艳红:一般情况下呢,我们这边是尽量在合同里面约定哪些是包干包掉的,哪一些是可以变的。但肯定也会有变更的情况,这个时候我也会去研究合同,但还是要根据实际情况。去年还是前年年底时候,一个精装修的项目跟总包之间扯皮,做了的事情在工程上没有相应的变更,就导致他事情也做了,但是钱拿不到,那人家肯定不愿意。这个时候还是要实际去看一看的,都是有合理的空间的,还是要根据实际情况处理。

清晖:项目管理的思想理念是从国外引进的,你那觉得在国内的项目管理,跟国外的那些有不一样?哪些是我们的一些优势?

毛艳红:我理解的,国外的项目管理感觉是个大总包,但国内的管理呢,相对来说就分的比较多了。就房地产来说,说起来是总包,但其实也只是做其中的结构,是拿不到所谓的大总包的。当然,这对于成本来说可能更可控一些,相对来说一揽子全包给他,对甲方来讲,质量更可靠,但投入也会加大。对于国内来说,虽然是分开了,但其实很多东西掌握在自己手里,更容易把握了,这样还是更放心一些。

 

有目标的时候,人会比较兴奋

清晖:您刚才提到准备研究生考试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有没有什么学习方法跟我们分享一下呢?不知道您当时工作和学习之间是怎么平衡的?

毛艳红:工作的话,当时还好,就抓紧在白天做掉,最主要是保持一个新的平衡。我当时是晚上上课,下了班吃完饭就开始坐下学习,这种状态大概持续了一两个月。其实你会发现,当你有目标的时候,你整个人是兴奋的。如果是之前周六周天我就会有睡懒觉的想法,但那段时间闹铃一响,我就会起床去上课。

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自控力比较差的人,当时找了辅导班,每次上课的时候我都会提前骑车子过去,就一定要去现场感受。不过当时也有一些是线上的辅导老师,我就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我一定不要看回放。一是我不能及时跟老师交流,二是在看回放的时候思想就会放松,一放松就没有那种一鼓作气的感觉了。

当时我的确是参加辅导有些晚了,没上几次课人家就开始做模拟题了。我就开始每天做一套,刚开始的时候,肯定会出错很多,不过这个时候就不要管错了多少,把这些错题复盘一下,同时也巩固知识点。至于成绩那肯定是要看最后那一次成绩,所以不要在意平时的成绩,最终的成绩出来那才是你最终掌握的知识。

其实就是坚持不断地做,出错了就记住。

清晖:刚好最近我们许多学员要参加下个月的PMP考试,或许可以借鉴一下您这个方法。

毛艳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不知道其他人适不适用,反正我当时每天都会做一套题。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战线不能太长,如果战线拉得太长,也会有疲态的。比如说一套卷子,做个一遍两遍,但是第三遍的时候可能就会做不下去了。如果是十月份考试的话,我一般是提前两三个月开始准备,战线太长会慢慢松弛下来的。

清晖:您平时有兴趣爱好吗?

毛艳红:之前还好,工作之余就看看书,现在主要任务就是写论文了。在论文的过程中会去查一些资料,会发现有些东西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理解的那样,而且一些理论的知识其实是远超于现场实际情况的。而且有些东西你会发现,原来之前有人很多年前已经研究过了,不过在实际工作情况下还是略有不同。

清晖:是,实际工作中还要看具体的情况。我们的问题基本上都问到了,十分感谢毛小姐接受我们的采访!

毛艳红:也十分感谢清晖提供的奖学金计划。

推荐文章

服务热线

400-880-5680

关注公众号

Copyright © 2021上海清晖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沪ICP备10021952号-1

法律顾问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吴剑勇律师

知识产权声明:本网站所用到的PMI、PMP、PMBOK、OPM3、PMI-ACP、PgMP, PMI-PBA, PMI Registered Education Provider logo 等商标均为 Project Management Institute, Inc.注册所有.

ITIL® and PRINCE2® are registered trade marks of AXELOS Limited, used under permission of AXELO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